候鸟模式

在一个字母公司一待就是8年,8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但是上升无望,如果继续无忧无虑的下去,不知道前途在何方。在去年年底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来到另外一家字母公司。 也许本身对这家字母公司也是短期跳板的期望,没有过多融入,在三观还没有完全毁尽之前快速离开,来到现在这家研究院。 这项技术目前处于风口,是否能够让我成功转型尚属未知。未知的自己,未知的明天。也正因为如此,抛妻弃子,开启了周末候鸟模式,铁老大该发笑了。 在公寓里还能听取外边还能蛙声一片,但愿今年能够稻花香里说丰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