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树莓派上使用RS232(连接到Psion5)

原文地址:http://blog.mrpjevans.com/2012/1 … ry-pi-to-a-psion-5/ (笔者注:Psion5是Psion公司出的一款掌上电脑) 树莓派的通用输入输出口(GPIO)由26针组成,是黑客们的最爱,能够使用模拟或者数字信号的操作。翻遍了手册,我发现居然连基本的串口都没有。也就是我们上个世纪的老朋友,RS232,这是一个低功耗版本。对于那些完全不知道我说什么的人,不用担心,即使这个帖子不太适合你。RS232看起来像是以前那些学校废弃的技术,但实际上它是我们身边最简单的两机通讯的方式。 庆幸的是,搞Pi的那些聪明的家伙,使用串口作为控制台,也就是说,你可以用它登录然后得到一个命令行。我白天的工作就是在一个数据中心管理一堆的服务器。尽管他们有很多最新的、功能强大的工具包,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配有串口。当显卡不能正常工作时,至少你还可以通过这个接口来登录系统。 Pi上提供的串口使用起来很简单。只需要4条线:电源,发送,接收,地。没有更简单的方法了,直接把这些线连接到电脑的COM口,对不对? 嗯,不对。这其中有一个问题,Pi用的电压是3.3v,RS232需要+12V作为高电平(1),-12v作为低电平(0)。Pi自身没办法做到,通过google可以找到很多现成的解决方案。幸运的是,有一个现成的芯片可以双向转换信号,让我们可以从pi的低电压信号转换成一个“真正的”RS232接口。这个价格大概是5镑,名字叫MAX3232CPE。只需要小部分的电容就可以。 到了我们开始干活的时候了。我从本地的Maplin买到了所有的配件(下面提供了链接和编号): 一个Max2323CPE集成电路(DT26D) 一个16针DIL IC插座(BL19V)(如果你有面包板,这个就不需要了) 5个0.1uF电容(N43CJ) 9针D-Type插座 线 杜邦线(A39GF) 一些洞洞板(FL17T)(虽然我强烈建议一开始用面包板) 当然还有: 一点焊接经验 一个COM/串口 我这里还出现了一个问题。作为Mac用户,我知道乔布斯多年前就放弃了RS232口,采用兼容性很好的usb接口。幸好Maplin还卖一个基于PL2303芯片usb转串口的适配器,在OS X上运行的很好,包括山狮,但是我花了不少时间来找驱动和步骤。 开始干活,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最开始我在面包板上完成了,按照Joonas Pihlajamaa的步骤(链接在文末)。如果你还是个新手,在面包板上插IC芯片,还是要小心一些,把所有的针脚都插进去。在这个时候不需要用插座。下一步,我焊接了一个9针的连接器。我把RXD焊到针脚2,TXD焊到针脚3,地为针脚5(右上)。 现在你关闭Pi,从集成电路的1,6,8,10针脚连接这4条线到Pi。针脚1时左上,标记为P1。在它右边是针脚2。然后针脚1下是3,右边是4,以此类推。 这四条线是这么连接的: Pin 1 – +3.3V Pin 6 – Ground Pin 8 – TXD (发送数据) Pin 10 – RXD (接收数据) 将9芯的RS232连接到你的COM接口,然后打开Pi。 你的Pi应该正常启动,根本不知道建了新连接。现在把你的注意力放到你的电脑。 你需要有个软件能够连接到你的Pi。在windows上,你可以用PuTTY。在mac上,试试看MacWise,或者直接用linux上的命令行工具,比如screen 如果你打算用screen,来看看他是和么安装的 $ screen -h 复制代码 命令不存在?那就安装吧 $… Continue reading 在树莓派上使用RS232(连接到Psion5)

永远有多远[转]

永远有多远 永远有多远? 是一个永恒,还是瞬间? 永远?可不可以告诉我,永远有多远? 永远到底有多远? 有时候永远也就是生和死的距离。 因为你给我说过,要好好的活。也许在你的心里,好好的活着,就是永远了。   永远是花开花谢 还是潮起潮落? 永远是日生日落 还是人来人往 ? 或是…..或许永远就是当你紧紧将我拥抱的那一瞬间 而当我决定放开你那双苍白的双手 望着你孤独落寞的背影 永远也变成了一只短翅的蝴蝶….! 恍然间我明白了 当你离开我的时候 永远也成了一只断翅的蝴蝶!   “永远有多远”,我无法回答,久久,竟然泪湿了脸庞。 心,就象过去一样狠痛起来。永远有多远啊? 也许这也是我一直想问的问题,只是因为知道没有答案,就甚至问都不敢问。   永远到底有多远? 不止一次 你这样的问我 我不敢给你轻言任何承诺 因为承诺对我们来说太沉重 因为我知道我们没有未来 教堂的那头并不是我们的最终 从相识的那天起 就早注定了 我们两个只是两条平行的直线 我不敢轻言永远 当你望着我的时候 我唯有保持沉默   要爱一个人到永远,伤心到永远,那种锥心的疼到永远, 这永远,到底有多远?是不是真的要用一生去爱一个人的同时, 也要用这一生去忘记同一个人?直到生命的尽头…… 谁又知道,承诺的永远有多远,心疼的永远又有多远?爱又有多远? 落叶归根,可在这样一个起风的日子里, 叶子会飘落何处?何处才是它的终点? 风啊,不要吹的太猛了,让叶子归根吧! 云啊,不要走的太快了,叶子跟不上你的步伐。 时不时的,天空又飘起了雪, 是在告诉叶子这个时节有多冷吗? 叶子停不下来了,风不停的在吹,云不断的在走, 雪花都已经漫天飞舞了, 叶子好冷、好累…… 永远到底有多远, 叶子有永远吗?叶子的永远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