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两天

MIS总算考完,这们课程也算结束,前几天紧张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了。每次考完一门课都感到无比的空虚,看书,这门课才结束,下门课还没开始,没目标;出去溜达,懒,不想出去;睡懒觉,生物钟又会把我叫醒。所以只能断断续续的睡觉,把之前的觉补足,其他的时间在厨房里度过。来春田以后,做饭反而成了打发时间的事情,成了放松心情的事情,成了乐趣,这真是之前没想到的事情。昨天睡了一天,今天总算顶着寒风出去打了半个小时球,然后在图书馆淘了两本书,晚上把老姑和她舍友请到宿舍吃了一顿,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只能等老大把车从修车厂开回来,练车也是个选择。 明天新的一门课又要开始,新的轮回又开始了。     老范有首词比较适合现在的春田 《苏幕遮》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米国买车记

昨天宿舍“罗兰”老大从同学那里找来一个二手交易的网址,在上面搜了几辆车的资料,然后让我给车主打电话,接电话的那个小伙让我们下午3点后联系。睡过午觉后,继续给车主打电话,他不乐意把车开过来,我们只好给可爱的11童鞋打电话,把我们送到133号农场路(美国只要出了中心到处都是xx号农场路,到处是农场路,难怪有童鞋在农场路迷路)。01年的土星,开价1600刀,车的外观不错,打开车门一看,座垫破的,车玻璃是手动摇地,车内也很脏,罗兰老大和11童鞋把车开出去溜了一圈,觉得刹车比较软,速度提不上去,后来和车主聊这个所谓01年的车居然没有ABS!!上个世纪的很多车都已经是有ABS和自动窗的。再加上这辆车也只是这个小伙的朋友的,他也不是很熟。虽然他说价格可以到1400刀,我们只能说考虑一下看看,然后就打道回府了。 半路上,罗兰兄拿出他的小本子,对我说,既然今天已经出来了,要不你给另外一个人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在哪里吧,然后我就给其中一个打过去,她说住在east cherry,就在MSU旁边,基本算是回家顺路去看看。到了第二个车主家,看到了这辆红色的土星,大概有了第一辆车的铺垫,这两辆车一个是天上一个地下。03年的土星,车的配置不错,至少自动窗,还有一个让罗兰兄引以为豪的车窗控制台在驾驶位副驾中间。因为是车主自己开,所以车内外比较干净,只是前后轮胎磨损比较厉害。开出去遛了一圈,刹车还可以,大概因为车是2.1的,加速没有11童鞋的3点几的那么快。美国人真不环保,卖的车动不动就是3点几,甚至还有5点几的,只能说老美剥削全球的资源自己用,美国的油价只有国内的三分之一,根本不用节省。车前车后、空调暖气都检查了一下,然后和车主谈价钱,她说考虑一下,然后进屋和她老公谈了一下,告诉我们这个价钱可以。我们三个人觉得这个价格应该是性价比比较高了,这种事情不是随时可以碰到的,商量尽快筹钱给车主。11童鞋开车送我们回宿舍拿现金,去bank of america取钱,中间给二少和四爷汇报了情况,把钱交给车主,车主在certification of title背面写上了罗兰老大的名字,签上了自己名字,把钥匙交给我们,就算成交了。这里买车卖车也太快了吧,只需要卖主把title写上买主的名字,然后买主直接到驾照中心去过户就可以了,比国内省事多了,国内貌似啥事都需要买家卖家同时到场才行。剩下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第二天去做车检,网上交保险,计算要交多少税,过户登记就可以了。罗兰和我就开着车回家了。要知道,罗兰虽然在国内开了10多年车,但和我一样只是通过了笔试,只有permit,没有美国驾照,开着没交保险,没有车牌的车回去,要是被警察逮了就死定了。 回到家,做了饭吃了,二少和四爷回来了,意见统一出去兜风,由二少开车(二少是国内的持本族,对美国交规一窍不通,美国的笔试还没有考),上车第一句话“油门在哪”就雷倒了所有人。刚开始还只是在我们住的边上人烟稀少的路上慢慢驾驶,本身只是双车道,二少貌似喜欢在路中间开,霸王花居然还是路霸,幸好前后都没车,只能提醒很多次往右边开。看到车上油不多,开进了一个加油站,傻眼了,自助的,加什么油,加多少,怎么加都不知道。跑到便利店里面问了以后,我打电话给11童鞋说10加仑够了,一位服务员出来帮我们,选择油型,选择debit card,插卡,输入密码,开始加油,10加仑油哗啦啦的进了俺们的车,我的卡上也哗啦啦的少了25刀,总算体验了一把自助加油。后来居然开进了downtown,而且跑到了单行道,逆行了一段,赶紧转到旁边一条路上,开始漫无目标向郊外开去,远远看到前方highway写着kansas,只能在前面找了个地方掉头,否则之能highway到kansas city,没有几个小时是开不到的,摆驾回府了,兜风结束。后来总结了一下,二少开车开车技术还行,就是不懂交规(其实还是有给面子的成分,哈哈),中间有好几次让人心惊肉跳的,女孩开车都能这么猛。 后记,本以为昨晚是真正的Halloween,半夜罗兰和二少打扮了一通,四爷身体不适,我们三个又去了一趟downtown,结果“鬼”都没见到一个,太失败了,真是太对不起罗兰的“老花猫”脸,他难得放纵一回,任意我们画他的脸,以后他估计没底气说我是破罐子了,他也是一个可以随便摔的破罐了,哈哈。 (PS,为什么我们的micheal lin童鞋会被称作罗兰,那是另外一个故事,敬请期待) 下面是买车时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