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啊,会计

今天managerial accouting的第三次小考总算结束了,明天还有最后一次大考。前两次小考还算轻松,这第三次快把人逼疯了,尤其最后一章大堆的公式,做到最后几道题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随便选了几个答案,只能依靠明天的大考来拉回一点分了。一考完,我就跑回家,换了衣服去抽了一小时壁球,好好发泄一通,把这两天的压抑统统抛开。幸好明天的大考是在三次小考中各挑10道题换掉数字重新考,这个让我们感觉压力小了很多,晚上还要继续把前面几次考试的内容复习一下,还有该死的最后一章的公式。据说“信小白,得永生”,我就把QQ的签名改成了这个,希望明天的考试能够顺利通过。这段时间天天都是cost,budget,ROI,IRR啥的,甚至做梦都在计算这些值,还有simple rate of return,就是把你这个破公式给忘了,害我没算出来。这门课总算是要结束了。 这是我今天在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占的一个风水宝地,宽敞、明亮、安静还能看风景,累了还能在沙发上面睡一觉。不知道下次是不是还能占到这个位置。 这是我前天买的菊花(有童鞋说是太阳花),摆在桌子上,增加点绿色吧。 春田似乎一下子就进入深秋了。 门口的树也突然全部变成了红叶

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

唐朝的小孟同学写了一首《洗然弟竹亭》 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俱怀鸿鹄志,昔有鶺鴒心。 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   琴棋书画我一个不通,然而这四样几乎包含了中国所有的艺术与美。 琴,作为四者之首,大概缘于“音”,音乃生活艺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听过的乐器中,吉他显得太散漫,钢琴呢,似乎太尊贵,只能适合在台上表演。唯有古琴与古筝,孤傲、有气势,清风竹林,也许是她的最佳演奏之处。不管是文人雅士、或者塞外高人、或者是名门闺秀、小家碧玉,抚琴也许就是最好的享受,脱离世俗的烦忧,就算是烟花巷中,也能看到她孤傲的身影,也许就是与世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还能让人陶醉于其中。《红楼梦》里,美女才女何其多?却惟有黛玉知晓抚琴,惟有妙玉懂其音。二人都是冰清孤傲,都是才华横溢,却都是红颜薄命。宝玉也就只能在边上凑数。在中国的乐器中,能够与古琴相提并论的大概只有箫了,在《笑傲江湖》中,魔教长老曲洋和衡山派刘正风两人本该是正邪不能两立的二人,却共同钻研谱出《笑傲江湖曲》(源于《广陵散》),最后还因此而丧命,使琴箫合奏笼罩于化不开的孤绝和悲怆之中。还有之后的“江南四友”,本身已经准备归隐山林,结果因为这曲丧命,还是逃不过江湖纷争。 棋,围棋,作为中国的国粹之一,因为看《棋魂》,我也去买了一套,始终不得其门,只能摆在柜上沾灰惹尘,确实可惜。人生也是一盘棋局,对手是谁,很难知晓,也许是不停的变换对手,也许对手就是自己。 书和画也许因为电脑的出现,渐渐的淡出大家的视野,对于文字也许只有打印版和电子版的区别了,最多还能剩下一个签名还是自己手写的,或许电子签名可以把这个也省下了。我记得大学的时候还是通过写信来进行沟通,能够感觉到实实在在的文字,还有笔迹和信纸的味道,当然还可以加上压扁的花朵,或者纸叠的各种图案,甚至还能信手画点小东西。这种日子似乎一去不复返,现在只有电话、短信、即时聊天工具了。毫翰、玄玉、笺、石田,古人丰富的想象力和感情,能够给简单的笔墨纸砚四样东西赋予如此多的名字,现代人只剩下了笔和纸,也许以后教育下一代,笔和纸也能成为历史。   在小孟的诗中,我和你们两三个人是平生最好的朋友;我们都怀有雄心壮志,我们也是很好的兄弟;我们借助笔墨抒发豪情,就象古代的竹林七贤一样,饮酒抚琴,抒情达意。与好友抚音、观竹、酌酒,不胜悠哉,此刻不管是鸿鹄之志,还是鶺鴒之心,于我如浮云,古人诚不我欺!真羡慕古人的心境,之前在国内,忙碌的工作和学习,很难找到机会来品味。在美国,鲜有竹子,不提古琴,就连对酌之人也难找到,也只能偶尔一个人在月光之下,对影成三人了。     (明天该死的accouting又要考试了,还有一大堆作业,居然还在这里扯淡这个东西,真是不想混了,赶紧看书吧。) (图为长长的Strong Hall走廊我的背影)